本人从事摄影工作和创作研究近30年,现在终于有点开悟,想来想去,总结了一句话——“非情非物,动静闲逸,蕴天地万物之道,极七魂六魄之一”。从抱着相机睡觉,到带着相机乱跑,直到现在还在瞎想图腾和艺术的联系是否必然?记得多少多少年前的我,大概是84年,也许是83年,买了一架当时了不起的相机“富士S2单反”,每天早上,从距离近20公里的家里骑自行车到大山里的一所寺院里(当时是一所中学)上班,从天刚亮到天大亮,一路上光线的变化不断,心里总在想着光圈和快门的组合,到后来,眼睛和测光表几乎相差无几,想来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佛学上讲,不要执着。很多人把它理解成了俗人的“执着”。记得,为了“景深”这个词,非要给它下个定义,便跑到市里找到很有名气的照相馆谦虚地问那里的师傅,直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师傅说“景深就是艺术”,回来后怎么也想不通。于是,便跑到济南府,在最繁华的一条街上找到了一家著名的照相馆,一位50余岁的老师傅很热情,足足给我讲了30多分钟。可是根据当时自己掌握的摄影知识判断(当时我已经查阅了我能够查阅的所有摄影书籍和教材)师傅说的不对。直到几年后终于给这个词下了个定义。唉!俗人的执着啊,恰恰因此,在几十年后我站在著名大学的讲台上讲“摄影和信仰”专题,真是大言不惭啊!现在,我不再“执着”了,因为佛说“不要执着”。只不过“执着”的那段路我已经走完了,我知道前面的路是“不要执着”,否则我可能会停滞不前!很多人还在“执着”的路上,也有些人不知到前面的路是“不要执着”。可惜!可怜啊!…

更多+

王东升,1961年生人,大学文化,1978年10月知青下乡;1980年1月参加教育工作。专职从事摄影和摄影教学工作。中国人像摄影学会会员、中国艺术摄影学会会员、中国民俗摄影学会会员,2002年5月荣获中国优秀摄影家十杰。主要作品《中国优秀摄影家十杰》、《血火铸辉煌》。1996年独创“专题摄影”,2001年在形式和内容上采用多种手法,广开思路,演绎出更为丰富的摄影空间,为摄影文化做出了一定的贡献;2006年在人像摄影界提出了“和谐人像”的艺术理论。2008年,对“艺术”一词重新定义为:凡自然的和社会的现象、行为以及行为的结果能够表达出美感的或能够推动人类文明进程的可称为艺术。同时将“艺术”分类为两类:一类为“元艺术”;一类为“尚艺术”。元艺术,即较原始的艺术形式,其主要表现为,美感的、情感的、思虑的;尚艺术,即崇尚文明的艺术,其主要表现为:责任的、道德的、哲学的、人格的、信仰的。认为,艺术不能违背自然规律,不能违背道德规范,不能违背文化要求。主张摄影与自然、人格、文化、哲学、信仰是密不可分的,并逐步形成了独特的艺术理论体系。主要爱好及专长:哲学、书法、养生、互联网产业架构、摄影、艺术理论研究,摄影学教育研究等。现任:中国文化经济国际交流协会副会长,主分管中国文化经济国际交流协会摄影艺术专业委员会与婚纱摄影专业委员会和中国摄影艺术研究院与婚纱摄影研究院工作。…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