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摄影史料

卡帕如何拍摄诺曼底登陆

作者:admin时间:2016-08-26

1944年6月6日,第16军团第1步兵师在奥马哈海滩登陆。摄影师为罗伯特·卡帕。

这幅照片最能暗合卡帕的至理名言:如果你拍的不够好,是因为你离得不够近。在诺曼底登陆日,卡帕甚至跑在了士兵的前头,他的背后就是德军的机枪扫射和炮火连天的轰炸。


卡帕如何拍摄诺曼底登陆
奥马哈海滩 罗伯特·卡帕 1944年

当回忆起当时登陆的情况:“美丽的法国正在遭受侵略者的肮脏践踏,纳粹疯狂扫射、满地弹壳、战争留下的可怕残骸让我看见一个满目疮痍的国家。这些照片是我第一次在前线拍摄侵略者疯狂行径的作品。我和士兵们从登陆艇上一同冲进水里,向海滩进发。此时海水冰冷,离海滩还有至少100码远。敌人的机枪子弹透过弥漫着红色烟雾的海岸线向我们飞来。我赶快找到一个插入水下的一个钢铁障碍,一名士兵同我一起躲在它的后面。士兵看看我,义无反顾的冲向火线……”。

后来卡帕躲在一个被德军炸毁的美军坦克后面更换胶卷。一种极度的恐惧从大脑渗透到每根头发,从头到脚都在发抖。他用颤抖的双手将新的胶卷放入相机,一面不断重复一句话"Es una cosa muy seria" (西班牙语:这事儿可不是闹着玩的)。

经过在海滩上漫长而恐怖的等待,卡帕瞅准机会,向海中的一个登陆艇冲去。当时他的大脑里一片空白,他只是什么也不想的冲着海里跑去。经过九死一生的这次前线拍摄,卡帕回到了撤离海滩的登陆艇,除了将双手擦干,他什么也没做。这次登陆,他总共拍摄了3卷胶卷106张胶片。


卡帕如何拍摄诺曼底登陆
卡帕在诺曼底登陆时拍摄的另一张照片

当船到达英国时,他又马不停蹄的搭乘火车赶往伦敦冲洗照片。此时惊魂甫定的卡帕不知道自己是否成功的拍摄下来整个战斗场面,他紧张的情绪让冲洗照片的技师更加紧张。在卡帕的催促下,技师过快的烘干了底片导致大部分胶片药膜被融化,仅有10张底片幸存。照片冲洗出来了,非常模糊。但这些模糊的幸存照片如幸存的卡帕一样,记录了那个恐怖而混乱的一天。卡帕冒死获得了10张珍贵而模糊的照片。

这些照片最后成为摄影史和现代史的经典名作,我们今天介绍的这张照片就是其中之一。虽然画面模糊,但是这种冒死换来的第一手资料以及战争的残酷被记录在照片上。这幅作品无论是历史意义还是拍摄过程都是后人难以比拟的。

卡帕所拍照片中那位面容果敢坚毅的士兵,如今已成了白发苍苍的88岁老人,他的名字叫休斯顿·胡·莱利。

1944年6月6日这天,莱利参加了诺曼底登陆战的第一轮攻击,当时他涉水冲向了奥马哈海滩,那瞬间的情景被著名战地摄影记者罗伯特·卡帕捕捉到,并诞生了《海浪中的脸》这张照片。后来,也正是根据该照片,著名导演史蒂文·斯皮尔伯格产生灵感,拍摄了“二战”题材影片《拯救大兵瑞恩》。

莱利在那次登陆作战中曾经受伤,至今仍然有一颗子弹留在胸部。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他表示,卡帕当时甚至还曾伸手把他拉上了岸。“我当时感到很惊奇,禁不住想到‘他跑到这里来干什么呢?’后来我看到了他佩戴的新闻记者胸章。”“他帮助我上了岸,然后转身去拍摄更多的照片。”

登陆时身中四弹

出生于匈牙利的卡帕堪称20世纪最为知名的战地摄影家,曾亲手创办了玛格南(Magnum)图片社。1944年6月6日这天上午6时30分左右,他随同部队一起冲上了奥马哈海滩。“要是从空中看过去,那片海滩上的士兵肯定像是一堆沙丁鱼。”卡帕后来在有关文章中写到。“我就从看待‘沙丁鱼’的角度来拍照片,我的照片中满是湿漉漉的靴子和涂成绿色的面孔,靴子和脸之上是榴霰弹爆炸后四处弥漫的硝烟,在我身后则是烧毁的坦克和被击沉的驳船。”

莱利是在距离海岸大约50米远的地方跳下了其所在的登陆舰。“我刚一跳下船便开始向下沉,我能够向上看到海面以及射入海中的子弹。”莱利回忆道,“向下沉了大约4米,我踩到了海底。由于穿着救生衣,我很快开始往上浮。此时我注意到,混战主要发生在我的右侧,于是便向左边游去。后来为了能够在水中保持较低的身位,我脱掉了救生衣。海水中,尸体非常多,我还能辨认出部分人。”

在莱利迅速冲过海边浅水区域时,一阵机枪扫射击中了他的右肩。莱利中了4枪,其中2枪穿过了身体,另外2颗子弹留在体内。莱利中弹时恰好站在卡帕身边,但卡帕当时并没有意识到莱利负伤了。

莱利因为受伤后来被送回英国,在医院接受了为期一个月的治疗后便重返前线。后来在德国亚琛进行的战斗中再次负伤。

战后默默无闻过着平淡的生活

1944年6月19日,照片首次在《生活》杂志刊登。莱利的母亲一眼就认出了儿子。“我母亲马上就看出了那是谁,妈妈们都具有这种本能。”“我们后来也没有再提起这件事,一直过着平常的生活。”

20年前,在诺曼底登陆40周年纪念日时,《生活》杂志刊登了对老兵爱德华·里根的专访,并且宣称此人就是照片中人。但如今,前伊利诺伊大学教授洛厄尔·格茨证实,里根是在距离卡帕3公里远处上岸的,莱利才是照片的主人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