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摄影新闻

以摄影之名解锁时代

作者:老神仙时间:2016-11-27


他像一只斗困的猎物,喘着粗气,瘫软地坐在水泥地上,小憩不到五分钟后,又百米冲刺般向着他拍摄的对象风似的跑去,一会儿蹲下,一会儿跪在地上,一会儿趴着匍匐前进,过一会儿又仰面朝天,他在选择拍摄与被拍摄体和地标性建筑的完美视角与构图来定夺最佳位置,随后就是相机的快门声,咔咔咔地响个不停。每逢过节或者集会,晋城的大街小巷都能见到这个操着浓重南方口音的中年男子的熟悉面孔,他就是陈志贤。

这个人纯粹就是个疯子,比我癫的还要厉害。我这个有着近30年摄影经验的老记,竟也被这样一个长我几岁的南方人如此疯狂的拍摄风格和扫描般的街拍动作所震撼,这是2002年秋天志贤兄给我的第一个印象。

志贤兄出生于1954年的浙江温州,他从父亲那里获得的文学、绘画、书法和艺术的基因得以保留和放大。70年代末,从他买到了他人生的第一个海鸥4A相机起,他就开始了对生活和家庭的记录。此后他对相机便爱不释手。

时间到了2016年的秋天,在第十六届平遥国际摄影节上,陈志贤荣获“社会纪实”类奖项。他用了32年的时间积累了几十万幅图片,来记录一座城市,始终是这个时代最敏感,最有效的方法。用市中心广场这个点,来反映城市的面,用不变的塑像去审视现代城市社会环境和审美价值的飞速变化。他用了30年悠长的时间,来揭示多个节点的时代面貌,并陈述纪实摄影的客观性和历史价值。他把纪实题材的知识与把握放进了他的作品中,同时这32载的个人情绪与感觉也在作品中得以呈现。

1985年,陈志贤成了当时南方第一批推销员。有一天他一个人来到人民广场溜达,看到毛主席像便有了拍摄的想法。为了让历史的进程得到某种印证,以不变的地标性建筑来探视时代的巨大变化,陈志贤就开始了这个题材的记录。这一拍,正好记录了中国改革开放的三十年,晋城建市的三十年。十二年间,他的春节都在晋城广场度过,端午、中秋、国庆这些重大节日,志贤兄一个都不会放过。

日子一天天挨过,毛主席像依然屹立在广场。但是,物是人非,毛主席像周围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1985年时,正好赶上这座小城由县升市,百废待兴,广场仍是那个冷落的农贸市场、板车随地摆放的小商小贩的广场,一片萧条的广场。三十年后,毛主席像还屹立在广场,但广场周边的一切都变了,广场成了市民休闲的广场,成了百姓们夜生活丰富多彩的广场,广场的四季花坛,花卉争奇斗艳,如今还建立了一个大型的地下停车场。志贤兄把他见证的中国北方的一个小城的变化,跟着他的镜头,告诉了世人。

我粗略地给他算了一笔账:这32年间,他为了拍摄记录改革开放的中国,以《广场》毛主席像下的变迁摄影作品,单就往返飞机、汽车、火车里程,就足有20万公里,足足可以绕地球5圈,车票、食宿费也耗去了近百万的费用,这需要作者有多大的信仰和毅力啊!志贤兄不但做到了,而且是出色地完成了。他的高度,他的目标、他的毅力,还有他对晋城广场付出的30多年的青春以及物质和精神的东西,是我们无法企及的。

当翻开他印制精美,装帧设计大方的作品《广场》时,一股股淡淡的油墨清香扑鼻而来,令人沉醉。再细细品味收录在册子里的37幅作品,前15幅,用黑白照片表现,记录了1985年建市初期的晋城泥泞、杂乱、无序。其中有一张画面记录了一对年轻的夫妇背着多个制造粗糙的皮革和手提包在主席像下转悠、叫卖的画面。透过他们的眼神,分明看到了这对年轻人对生活的困惑、迷茫,但从那俊俏棱角分明的脸上,又读到了希望与对未来美好的憧憬。在封二的主席像基座上,五个男孩正爬上跳下,玩着他们的游戏。这种玩法正是我们六十年代少年时候霸占地盘的嬉闹的游戏。看着《广场》这些亲切的画面,我仿佛又回到了40年前的童年。

要论《广场》影响最大的图片,非刘天富夫妇二人莫属。他们是见证晋城广场变化最近的人选,也是见证改革开放后做生意淘得第一桶金的受益者。但凡45岁以上的晋城人,在1985年到2000年间,在广场毛主席像的雕塑下,都品尝过这对夫妇的大米过油肉。看到这些相片里的人和事,仿佛就在昨天一般。

他用相机记录这个山西晋城人民广场的春秋冬夏,一拍就拍了32个年头。志贤兄以广场主席像一个地标性的雕塑,来记录这座城市的政治、文化的变化。不论是专题的选材,还是从时间的跨度,或是从作者投入的精力财力,都是为人所瞩目的,乃至于在平遥这个摄影节上,国际摄影大腕云集的地方,当闻知陈志贤这个人时,大家都是由衷的敬佩。我想今后不仅仅在第16届平遥国际摄影节上,陈志贤《广场》的作品的影响更会慢慢辐射世界,影响全球。随着《广场》不断蔓延、发酵,他所记录的山西东南方这座小城——晋城,也将会随着他的作品而熠熠生辉,烁烁发光。

《广场》的37幅作品还有平遥国际摄影节上亮相的87幅作品,都是作者在32年的拍摄历程中,从几十万幅作品中精心挑选出来的。每幅作品都有强烈的时代烙印和痕迹。同时再细细品读志贤兄的这些作品,每幅作品不论从画面的戏剧性变化、画面的组合结构、光线的捕捉、还有画面的平衡构图,都达到了巧夺天工的地步。同时,他的作品更多的透露出音乐节奏的变化和美的韵律,不论是高亢的铿锵,抑扬顿挫,还是低音独唱如行云流水,或是抒情独奏,每幅作品都能体现音乐的节奏之美。读志贤兄的作品,如一位老人娓娓道来,叙述那久远发生在身边的故事,又仿佛被一场霹雳舞的聒噪声所惊醒,又有小桥流水那样细腻的情感在作品中流淌,还有一颗恻隐之心散发出的悲悯情怀……

根据纪实摄影的某种理论,他是将图像的语言,将所要论述的情怀尽可能流利的表达清楚。志贤兄的《广场》作品,跨越30年的影像清楚地彰显着岁月的踪迹。《广场》上雕塑像下的历史变迁,描绘社会万象和生灵百态,将记忆的轨迹和历史的年轮写进了他的影像作品之中,从色彩和环境的因素来讲,他都将时代的气息表达得淋漓尽致。

在纪实摄影家摄影过程中,《广场》在这30多年的记录中,任何文字的描述都相形见绌。因为照片见证了时间无形的流逝,而志贤兄也更清楚照相机是记录文字难以形容万物的最佳选择。

最后用美国著名影像评论家苏珊·桑塔格的话作结语:世上存在的万物是为了终结于书本,如今万物的存在是为了终结于照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