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艺术理论

向老国产致敬

作者:淡淡的烟草味时间:2016-12-07

向老国产致敬

徐传国

“老国产”,是我国一个时期“中国制造”的代名词。像如上海牌手表、大金鹿自行车、蜜蜂牌缝纫机、海鸥牌照相机,等等。“老国产”的制造充满着一个国家的原创精神,“老国产”的使用体现着一个民族的生活追求。在物质相对匮乏的年代,拥有几大件“老国产”是人们殷实生活的向往和标准,也就成了一种百姓共同的精神享受。随着“新国产”的出现,尤其是“外国产”的进入,“老国产”越来越远离人们的生活,也越来越显现出人们对一个时代的情感记忆和追忆。



丁春林先生,收藏着三百多台“老国产”照相机,网名就叫老国产。外地的诸多摄影人少有人知道他的姓名,但是“老国产”确是人人喻晓的。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出生的老国产,从小就有相机梦想,他用“老国产”相机记述和诠释着独有的往事心路和怀旧情结。毕玉奇先生在老国产的《老国产相机情》一书中的序言《老国产其事其人》中写到“他说着说着站起来,有些激动。”一语说中了春林先生对音乐、摄影和收藏的痴迷。与老国产结识这么多年,他让我再一次印证:但凡与艺术有关联的人,大都是性情中人。对于爱好,老国产是动用了真情的。




为写这些文字,我在QQ上给老国产留言,问了他四个问题:收藏相机的起因是什么?第一台收藏的相机是哪一台?这么多年的收藏,是怎样坚持下来的?收藏中遇到的最大困难是什么?二十世纪70年代,一台标价5元钱的儿童玩具照相机勾起了他想拥有相机的向往;海鸥4B120双镜头反光照相机成了他收藏的第一台相机;300多台“老国产”相机来自他几十年走街串巷、四处找探的苦苦寻觅……“每台相机都印记着属于那个年代的故事。这些老相机,点燃了我生命中最狂热的激情,占据了我的整个青春岁月。人到中年后,我时常怀念这些曾经见过、用过的老相机,于是,就开始想办法收集,最终买到了自己当年心仪的、想买却买不起的相机。后来越收集越多,不知不觉走上了收藏老国产相机之路。人家都说少年是梦的季节,而耳顺之年的我,却仍然做着相机的收藏梦。我因梦想而快乐。”他用大段的文字向我倾诉他的收藏快乐,却只字未提他收藏中的困难。


与其说老国产的“老国产”相机收藏情结出自儿时对拥有一台相机的渴望,不如说是源自一种孩提时面对“买不起”的失望而引起的欲望。那真的是一种兴趣的引动和情怀的萌发。在“买得起”的年代,让我们不得不思考:我们怎样面对当下孩子们兴趣的产生和培养,以及情怀的养成和释放?




近年,老国产在收藏“老国产”相机的同时,开始收藏老照片,尤其是民国时期的照片。他组织过一次朋友赏片会,把收藏的几十张民国私人照片和大家分享。见到这些制作精良、保存完好的老照片,让我们几个喜爱照片的朋友发出由衷的赞叹。



民国,近几年成了一个标榜,对其建筑、文人、教育,甚至动乱,有着一种民国情结。民国的教育,强调接受教育权的平等,注意培养人的个性和独立人格,重视实验精神;民国的文学艺术,也始终贯穿着对民主与科学精神的炽热追求,揭露和鞭挞封建蒙昧主义成为中国文艺最为重要的主题之一。对民主与科学的崇尚,成为民国文化的时代之魂。这一时期,文化各个领域的发展中,都无不渗透着民主化与科学化的精神追求。透过一张张精美的照片,我们可以看到胶片时代留给人们摄影印记,引起对照相馆留影回忆的同时,更多是对民国时期人们的穿着、面貌的赞赏,尤其是对人们蕴藏着的那种文化范的精神气质的赞佩。



中国思想家墨子在公元前400多年,研究出小孔成像的理论,成为摄影光学上的重大发明成果。全世界发明家历经两千多年的不断努力和探索,于十九世纪三十年代发明了摄影术,第一次把眼睛看到的景物,固定在了镀银的铜板上面。在177年前的法国,皇室贵族们会在太阳底下站上30分钟以得到一张自己的照片。我们这个时代的摄影人,不幸也有幸赶上了胶片的末日,正如同一百年前的胶片摄影人赶上了玻璃版的末日,也许一百年或者不到一百年后的摄影人也会赶上数码的末日。177年后的今天,我们观看老国产收藏的“老国产”相机和民国照片,这是一件十分幸运并且有意义的事。



春林先生把多年的珍藏拿出来,其用意不仅仅是分享给大家,想必更多的是一种号召,正如1997年诺贝尔奖获得者朱棣文对哈佛大学毕业生所作演讲中的一句话:“生命太短暂,所以不能空手走过,你必须对某样东西倾注你的全部深情。”


向老国产致敬!


文章转载互联网,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